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尋找天空之城 - 無人之地的探險旅程:丹、郡、巒大溪

 
 
 
丹大溪,位在台灣中部,是濁水溪的一條支流,
郡大溪,發源於馬博拉斯山,匯入丹大溪
巒大溪,發源於東巒大山,匯入郡大溪
 
這一帶的溪流兩側,
都是布農祖先的重要居住地,
山的裡面,還有一條日治時期所規劃,
現在已經幾乎消逝的中之線警備道路。
 
-
 
這一次的有幸被 Joseph Chiao 喬大邀請,
一起參與這一次幾近瘋狂的,
前進無人之地,重裝溯溪的探險之旅。
 
這一趟的目的地是非常不明確的巒大社,
尋找傳說中的天空之城,
那是一片存在著非常多歷史的地方,
我畢竟還不是個歷史fans,只知道往上游的方向前進就對了。
 
我們從丹大溪孫海橋出發,再往郡大溪走,
一直往上游的巒大溪走去,
這三條溪在地圖上的形狀像一個「工」字,
只是下面的那一橫(巒大溪)左邊沒有凸出去。
 
 

D1 丹大溪>郡巒交匯口>郡大溪>卡利大社>第六峽谷>紮營

 
天還沒有亮,我們就打上頭燈,從孫海橋起登,
一路走水路,開始過溪。
 
過了幾次溪,我開始找到自己的過溪方法,
當溪水推向大石頭的時候,兩側會有比較強勁的流,
就要趕在水打上石頭之前,
或是抵住強流,迅速的躲到大石頭的後面。
 
溪水太深的時候,根本看不見溪底,
要讓小腿的角度順著流,找到下一步的立足點,
站穩了之後,再儲存邁出下一步的體力。
 
不過我最常用的過溪方式,
其實是走在高壯的划船隊隊友PH的下游,
這樣他就會擋住大部分的急流。
 
 
 
 
 
Day1
8:00 丹郡交匯口
9:00 第一峽谷
10:00 第二峽谷
12:00 第四峽谷(卡利大社)
15:30 第六峽谷
16:00 紮營
第二峽谷,旦旦瀑布
據說,上一個走到這裡的人,走到的時候,「蛋蛋」已經磨破皮了,所以取名為「旦旦瀑布」。

在旦旦瀑布旁邊,找到了一點點微溫的溫泉露頭

才走了大概8公里,就開始每一次轉彎,
都見到不同的野生動物,
剛剛才踩下的野獸足印遍地。
 
才剛過第二峽谷,
峭壁上的水鹿受到我們的驚嚇,
石頭再也承受不住牠肥碩的身軀,
嘩嘩嘩嘩的滾了下來,跳進溪流,往對岸跑走了。

 

攝影:隊友PH ,Chun Hao

下一個轉彎的時候,看見了兩隻正在鬥嘴的長鬃山羊,
當地的農夫隊友告訴我,長鬃山羊都是一公一母一起行動的。
一夫一妻制就是有這種風險,竟然鬥嘴到如此忘我的地步,
一隻山羊把前腳彎起來,全身向後壓低,
做出好像準備要跳出去的動作,揚起下巴,齜牙咧嘴。
 
另一隻山羊沒有太大的動作,
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好像在說:「溫ㄤ怎麼這麼幼稚。」

整趟旅程中,最漂亮的第四峽谷

(左一)領隊喬大,以及隊友們(還有一位在拍照)

 

再下一個轉彎的時候,有四五隻水鹿在溪谷裡面,

還有兩隻在峭壁上面,好像一家人,互相幫忙望風。

 

這時候已經過了郡大溪第六峽谷,

進入喬大在地圖中註記:「單調而平坦,兩側皆營地」的區域,

我的體力也逼近盡頭了。

 

喬大低聲和我說:

「小朋友,妳是女生,妳不喊停的話,沒有人敢喊停的。」

「我現在有85分累,還有15分累可以用。」

 

-

又過了半個小時,達到95分累的時候,

喬大宣布,遇見下一個營地就紮營,

時間大約是下午四點半。

我們選的營地,看出去的景緻非常漂亮

 

我們紮營的地方剛好過一個峽谷,有三隻水鹿在沙地上玩耍,

旁邊有成堆的hinoki乾柴堆積,是一個完美的營地。

 

把濕的衣服換下來,然後開始搭設天幕。

 

一個隊友生了火,

另一個隊友找來兩顆接近方形的石頭、

一片扁平的石板,還有一塊大石頭作為桌子,

搭成了非常漂亮的廚房。

 

喬大拿出烤肉叉,叉上事先醃好的豬肉,

然後又把義美蔥抓餅拿出來,放在石板上面煎。

晚上的時候有好多星星,去一旁找一個不太粗的樹幹當枕頭,

鋪上彈殼睡墊,就露宿在營火旁邊,

身兼控火王子的農夫隊友,半夜的時候起來添了兩次火,

而我則是幸福至極的一覺睡到天明。

 

今天行進里程是21公里,

距離郡巒交匯口還有7公里的路程,

明天就要前進巒大溪,去尋找傳說中的天空之城。

D2: 21K營地 > 郡巒交匯口 > 巒大峽谷 >巒大盆地 > 天空之城 > 原路折返回21K營地

很快就又經過一個很不錯的營地,喬大把命名的權力交給我,我命名為「強森營地」,因為那裡有很多的巨石。

 

第二天天還沒亮,喬大就把音響放在我的耳朵旁邊,

我還沒睜開眼睛,就說:「喬大~我不想要聽音樂。」

喬大一點都不客氣:

「該起床了!這是起床音樂!起床!」

 

然後就逼迫我去做早餐沙拉,這是所有工作裡面最簡單的,

很適合我這個廢物。

把洋蔥切丁,加入玉米跟鮪魚罐頭,

然後大家自己把麵包抹奶油,

放在烤肉架上面烤,

就完成了美味的早餐。

 

當天空正要亮起來的時候,

我們整裝完成,打上頭燈,輕裝往上游走去。

 

 

 

 

 

 

一個半小時之後,在半走半跑的狀態下,抵達郡巒交匯口。

農夫隊友和數學老師今天要在這裡折返,直接跑回孫海橋,

結束兩天一夜的郡大之旅,非常瘋狂。

 

而我們剩餘的三個人,就繼續往巒大溪走去,

擁有一整天,珍貴的探險時光。

右手拿的那個應該是骨盆。

 
 
 
 
 
郡巒交匯口左右兩側都有獵人的獵寮,
被喬大半騙半哄,說有獵寮就會有鹿角可以看,
往上探勘到了Ilitu社,
還真的遇見了一個帶有獠牙的山豬下巴和骨盆。
 
Ilitu伊利豆社是出產枇杷的地方,所以Ilitu是枇杷樹的意思。

過最後一次郡大溪,往巒大溪走去。

 

 

 

 

進巒大溪就不需要救生衣了,

水量最高只有到小腿一半,

巒大峽谷非常狹窄美麗,

過了這個峽谷,

河床就漸漸寬闊。

 
大約又行進了一個小時,抵達海天大崩壁的時候,
突然發現好大一團黑色的生物,
正沿著峭壁下來喝水。
 
呆愣了三秒,
黑黑的、很大、會動、黑黑的、很大、會動而且毛茸茸,
那就是台灣黑熊了!
 
這隻好壯碩的黑熊,
想必在這個動物天堂過得愜意,
竟然就這樣在溪的對岸閒晃,絲毫沒有警覺,
兩三分鐘過去,大熊才悠悠哉哉的回頭,
我們一直看著神秘的龐大身影,
直到他消失在森林裡面。
 
 
 
繼續往前走,在溪邊看見了獵人正在曬的衣服,
四周還有一些泡麵包裝。
 
喬大和我說,為什麼獵人要丟垃圾?
那是一種留下足跡的方式。
光是垃圾,就可以提供很多訊息。
在人多的地方,我們要無痕山林,
但是對獵人來說,這就是一個完全相反的思維了,
千萬不要隨便就拿著自己的思維去衡量他人,
很多時候自以為理所當然的事情,
可能沒有那麼理所當然。
 
 
 
 
最後,我們抵達了巒大大盆地,
就是一個好空曠的地方,據說巒大社就在峭壁後面了。
 
但是我實在走不動了,喬大和PH繼續往前,
我千拜託萬拜託兩位,一定要假裝我也有到達,
就安逸的留在原地煮泡麵吃,
還睡了一場美滿的午覺。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
據說他們真的探勘到了巒大社的天空之城,
只是大部分都崩塌掉了,看不見原本壯闊的樣子。
 
兩位負傷回來,說剛剛的陡上如何虐人,
我突然間變得非常慶幸自己的懶惰。
 
幫兩位勇者煮了午餐,然後就開始回程,
經歷了八個「快到了沒~」跟「下一個轉角就到了!」的輪迴,
終於在下午五點,回到營地煮晚餐吃,
要是沒有午睡回血,可能會陣亡。

D3: 21K營地 >  孫海橋停車處

我們推測,鹿角的主人,是一隻害羞不愛曬太陽,剛滿四歲的小公鹿。
 
第三天一早,又在天還沒亮的時候就被叫醒,
想到今天又要踢21K回到孫海橋,就很不想要啟程。
 
依依不捨,慢吞吞的拔營,
在最後檢查營地的時候,
竟然發現了一隻嶄新的鹿角,
就掉在帳篷不足十米的地方。
 
想必是昨天晚上,有一隻小公鹿,
為我們這些借宿的不速之客送來了禮物。
 
這隻鹿角不大,是才剛長出二叉三尖,
顏色飽滿、完全沒有白化的新鮮鹿角。
 
 
 
 
 
後來回程的路上,還遇見了疑似被黑熊吃過的山羌屍體、
猴子骷髏、和一對非常漂亮,
連著頭骨、不足兩歲的小公鹿角,
和我幻想的一樣美麗。
 
最後一天回程,早上7.點起登,
下午4.點回到孫海橋,下溯比上溯輕鬆很多。
 
以前以為浪漫是一種看不清楚的愚昧,
像是路燈打在水珠上的暈眩,
像是故意把自己丟進迷霧之中那樣子叫做浪漫。
 
可是山的浪漫,是所有非常真實的,
水鹿、野豬、黑熊、營火和星星的集合,
是專屬於山裡面,才能發生的,活生生的浪漫。
 
是聞著野獸的屎尿味、忍受冰冷的溪水、
強勁的洪流,戰戰兢兢、非常卑微地存活的時候,
才描繪出來的,一種有限度的浪漫。
 
謝謝 Joseph Chiao 喬大 的帶領,
以及三位隊友的包容,
在這個美麗的枯水期,
遇見了這些永遠也無法抹滅的感動,
就此烙印在我的生命裡面。
 
戶外店員的休假日常 丹大溪 郡大溪 巒大溪
 

這個行程所使用到的裝備:

巒大溪衣著選擇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