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農的故鄉 - 巒潭山脈探勘之旅
2020/05/01-03
  
巒潭山脈,
是位在台灣山嶽的心臟地帶,
被中央山脈和玉山山脈包夾在中間,
一個孤立的神秘之地。
 
這條山脈,對於愛山的人來說,
有如一把通往心臟的鑰匙,
越過這條山脈的考驗,
推開的,就是台灣最深山童話世界之門。
 

從丹大林道望向未來三天即將面對的稜線。

 
由於去年終於開放了丹大林道,
我們和這條山脈距離,就沒有那麼遙遠了。
 
經過數次的小探勘行程,
跟著喬大、兩位美女姊姊,
以及李安、駱駝,
兩位布農登山隊的精銳獵人,
趕在梅雨季到來之前,
 
計畫從丹大林道三分所下切,
利用了三日來回的時間,
登上了巒潭山頂。

梅雨季還沒有到,丹大溪水位極低,過溪並不成問題。

 
時程安排:
 
 
D1
 
9:00 三分所
11:00 三分所溫泉
15:00 Hinukun駐在所
 
 
D2
 
6:00 啟程
8:00 H1314上主稜
13:00 H2350黑水塘
15:00 密西可灣山
16:00 巒潭山
19:00 H2350黑水塘
 
 
D3
 
6:30 啟程
11:00 Hinukun駐在所
12:00 三分所溫泉
15:00 三分所
D1   三分所 - 三分所溫泉 - Hinukun駐在所
 
第一天的行程,
先從丹大林道三分所下,抵達丹大溪底,
再上切到Hinukun駐在所紮營。
 
-
由於兩個禮拜之前,
我們已經利用一日來回溪諾滾(Hinukun)駐在所,
並且藏了一些水,
已經做好了接下來的兩天,
都再也不會遇見水源的準備。
 
Hinukun駐在所非常的龐大,
因為茅草都已經被水鹿吃光,
因此一層又一層又一層的遺跡,
大片大片地裸露出來。

30年前的 Hinukun 石碑,周圍都是高高的茅草

現在的 Hinukun 石碑,茅草已經被水鹿、山羊吃光光了

第一天的行程算是非常輕鬆,
15:00就抵達Hinukun駐在所紮營
 
紮營之前,
遇見了帶著四隻小山豬的山豬媽媽,
發出憤怒的吼叫聲,迅速竄逃,
揭開了這個刺激探險之旅的序幕。

我們的晚餐

布農獵人的晚餐

D2   Hinukun駐在所 -  H1314上主稜 - H2350黑水塘 - 密西可灣山 - 16:00 巒潭山 - 19:00 H2350黑水塘

今天一出發,就遇見一顆兩叉鹿頭,被我們視為一天幸運的開始~

 
 
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隻大蛇堵住了海水的出口處,
整個海水就往上升。
  
洪水淹沒了大地,形成了一片茫茫大海,
只剩下玉山、巒大山、郡大山、shilubiya山的山頂露在水面上。
 
幾百年前,
布農族從南投的深山開枝散葉,
主要分為五大社群:
卓社群、卡社群、丹社群、巒社群、郡社群
 
而巒潭山脈就是其中的重要據點。
  

經過一個半小時的奮鬥,抵達 H1314 主稜,從這裡可以看得見玉山。

 

問了我們的布農族協作 李安,
這裡既陡峭又沒有水源,
為什麼祖先要住在這麼難的地方?
  
「因為敵人攻不進來阿。」
  
那沒有水源怎麼辦?
  
「要挖儲水池阿。」

 
我們一路沿著布農遺跡往上爬,
有一些地方,以前是農耕地、農舍遺跡,
有一些地方,是一層又一層的家屋遺址。
 
 
有一些地方,
還看得見用石板鋪成的便道。
 
  
如果一直沿著便道輕鬆地走,
就會很有可能遇見斷掉的懸崖,
所以隨時都要謹慎的做路線的判斷。
  
 
 
除了布農遺跡以外,
最多的就是這個了:
 
大片大片被山豬翻找過的土地。
 
這一趟,遇見了幾隻鹿、多一點的山羊,
最多的就是山豬了,
沿路有許多山豬窩。
 
這裡在水鹿吃完了茅草之後,
嚴然成為了山豬的天下。

趕緊生火、疊石,製造痕跡。

 
又經過了五個小時的稜線上坡之後,
終於抵達了今晚預計紮營的地方:
 
 
寬達寬大約500公尺,長一公里的平台,
高度在2350,這時候開始起了大霧。
 
 
一般會覺得稜線危險,
因為尖尖的地方看起來很危險,
但其實,最危險的是這種大平台,
不管左邊右邊前面後面,
長得都差不多,
一不小心就搞不清楚自己的所在位置。
 
 
 
我們將背包放在剛剛做記號的地方,
下午13:30,瀰漫著濃霧,
帶著所剩不多的水、零食、一把刀。
 
 
來到了這趟得重頭戲,
領隊憂心忡忡地啟程,
輕裝前進巒潭山!
 
 
不過我們非常幸運,
不到一個小時過後,
濃霧慢慢的散開,
太陽又從雲層之中露了出來。
 
 
下午3:00整,
我們找到了密西可灣山的三角點。
 
 
不過這個時候,
我們的行進水也慢慢喝完了。
 
由於剩餘的水,都留在營地,
以備當晚以及隔日的飲用水。
 
沿路一直都沒有找到水源,
心裡憂心忡忡。
 
 
突然一個轉彎,遇見了巒潭的潭!
 
巒潭的潭!是水阿!
 
大家都非常的激動。

在巒潭周圍的,是一片非常美麗的原始草原、樹林,令人心礦神儀。

下午四點整,成功登頂巒潭山!

雖然好不容易登頂,不過不能在這個美麗的地方,逗留太久,眼看即將摸黑...我們要趕緊回到營地。

 
 
 
 
太陽快要下山的時候,
送給了我們的禮物:
 
從玉山山脈的缺口,
剛好照進樹林裡面,
夕陽的餘暉。

回到黑水塘旁邊,煎牛排當晚餐,好好慰勞自己!

協作大哥在路上撿到的鹿角,是一個多了四個小叉的畸型鹿角,非常稀有。

D3    H2350黑水塘  -  Hinukun駐在所 - 三分所溫泉 - 三分所

隔天一早,
迎接我們的是,
從巒潭山脈升起的橘紅色日出。
 
將黑水塘照得紅紅的。
早上6.30啟程,
今天的任務很簡單,就是走回丹大林道即可。
 
下山非常的快速,
昨天花了六個小時的路程,
今天只花了兩個半小時。
最後大洪水是如何退去的?
 
 
後來,被洪水趕到高山上的人們,
派了haipis鳥去取火。
 
haipis鳥將火種從卓社大山叼了回來,
因為火種很燙,
所以有時候用嘴巴叼,有時候用腳緊緊的抓,
如此互換著飛了回來。
 
成功取回火種的時候,卻也燒傷了的尖嘴及雙腳。
 
所以haipis鳥,
有著焦黑的身體、紅色的嘴巴和腳。
在神話故事中,看見了布農族人流傳下來的美德:
 
奮勇爭先,要突破環境,
不能被艱困的環境所困。
像haipis鳥一樣,
擁有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
 
最終,布農族幾乎掩有半個台灣山地,
成為日本人最難對付的一個族群。

半路遇見了新鮮的熊爪

終於回到溪邊,擁有乾淨的水暢飲、洗澡。

特別感謝丹大機車連,送了一手啤酒迎接我們回歸 ><

這個行程所使用到的裝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