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走過死亡的稜線 - 北一段、死亡稜、甘薯峰八日縱走

2020.07.24-31

南湖圈谷,氣勢就像威儀厚重的帝王,
像地底住著一隻負責鎮守的龍,
氣定神閒的座落在中央山脈的最北段,
是北一段的起點。
 
這一次,規劃了漫漫長的八日縱走行程,
要從南湖圈谷,走過中央尖山
經過死亡的稜線
接連到北二段的甘薯峰
最後經730林道回到城市。
 
這是一段看盡滂薄美景,攀過垂直石瀑,
受過日曬、風吹、雨打,
專注地一步一步的走了八天,
像度假又像修煉一般的迷幻旅程。
D1  10:30勝光登山口 > 13:00松風嶺 > 14:30 雲稜山屋
D2  7:00 雲稜山屋 > 8:30 審馬陣山 > 10:30 南湖北山 > 11:30 南湖圈谷
 
從雲稜山屋出發,一踏上審馬陣大草原,
迎面而來的就是壯麗的美景。
 
照片右邊草原盡頭的白色小點,
是1989年墜機在南湖西稜上的飛機殘骸。
 
從雲稜走到審馬陣要陡上800公尺,
隊友一路不准休息,
說什麼:「要能陡上1000不休息的才是勇者。」
 
拜審馬陣的好訊號所賜,
勇者經過通訊點還是禁不起滑手機的誘惑。
 
 
經過審馬陣之後,都是怡人的緩上坡,
熱身好日子,持續到五岩峰為止,
經過五岩峰,開始看見壯闊的懸崖峭壁,
南湖圈谷就在不遠處了。
 
 
 
 
這次上山,訂製了輕量化的食物,
盡量減輕裝備重量,
用38L的Pumice,
不含水和帳篷,
負重10.5kg,
包含了總共9天的食物和裝備,
算是將重量和享受平衡得非常滿意的一次。
南湖山屋座落在南湖圈谷裡面,
一個得天獨厚的位置。
 
因為氣象預報說會有午後雷陣雨,
我們中午就紮營,
悠閒的度過了一個無所事事的下午,
既然無所事事,就跑去廚房找協作 阿明哥聊天。
 
阿明哥是個又高又壯,而且很喜歡裝酷的大哥,
問起阿明哥有沒有什麼可以幫忙做的事情。
 
阿明哥大聲叱責:
 
「沒有!」
 
然後又轉過身回到他的流理臺,
碎碎念似的說:
 
「事情分你做完的話我會很無聊。」
 
語畢,隨手拿了杯子喝了一口酒,
然後把杯子遞給我們。
 
 
 
後來我探頭去看看他在流理臺都忙些什麼,
竟然看到他低著頭認真的雕刻紅蘿蔔,
把每一片紅蘿蔔都雕成小花的形狀。
 
「阿明哥你工作也太認真了吧!
山上煮紅蘿蔔還要雕刻喔?」
 
「事情太快做完的話我會很無聊。」
 
「那你可以雕一個愛心嗎?」
 
阿明哥又裝酷沒有回答。
 
當晚,卻在阿明哥的高麗菜裡面,
出現了心型的紅蘿蔔片。
 
 
D3  6:45 南湖圈谷 > 7:30 南湖東峰 > 8:30-9:30 陶塞峰 > 10:10 南湖東南峰 > 10:50 岔路 > 11:30 馬比杉山 > 12:50 石洞獵寮 > 14:30 南湖圈谷
 
第三天早晨,天氣超級棒!
我們早晨6:45輕裝出發前往南湖東峰、陶賽峰、東南峰、和馬比杉山。
今天是輕裝的好日子!
晚上會繼續紮營南湖圈谷。
 
在南湖東峰獲得了無敵好的展望。
 

竟然直接從南湖東峰看見了宜蘭的海岸線,目光的盡頭是海洋。

還有海洋中間的龜山島

 

繼續往前走,陶賽峰屹然樹立在眼前

 

 
抵達了南湖東南峰
有趣的地貌美景不斷,
一次又一次的刺激我們的神經。
 
有趣的地形,可以在石頭上跳來跳去,
有一些石頭敲起來竟然是空心的聲音。
 
 
經過東南峰以後,最後會抵達馬比杉山,
中間有一個岔路,可以直接下和平南溪,
再沿著溪谷回到圈谷,就完成了今天的功課。
 
D4  7:20 南湖圈谷 > 8:20南湖大山 > 10:30-12:30 南湖南峰 巴巴山 > 14:10 中央尖溪木屋
 
結束在南湖圈谷,
與阿明哥聊天喝酒幸福的兩個晚上,
第四天早晨7:45,
我們收帳重裝前往南湖大山
今天要從南湖大山
經過南湖南峰
再陡下1300抵達中央尖溪木屋紮營。
 

回頭看見閃閃發亮的東峰

遇見長得有點號呆的山羊

 
入山第四天,
終於登上了帝王之山,
南湖大山頂。

 

 
慈父中央尖山,
遠遠的望著努力的我們,
今天就是要去住在他的山腳下。
 
 
然而,今天要走的路,看起來不是很友善。
 

 

卻很滂薄。

 

 
抵達南湖南峰之後往回看,
剛剛走過的路看起來那麼險峻。
 
接著南湖南峰和巴巴山,
都在霧雨帶之中度過了。
 
一個半小時狂衝下中央尖溪
下午2:00,抵達了美麗的溪谷木屋,
這裡就是今晚的住所。

因為太美,所以決定多住一天,讓溪水洗淨身心。

 
日子到了第四天,
竟然再也想不起來今年過到第幾個月。
 
「到底是六月、七月、還是八月呢?」
左思右想都沒有答案。
 
不管是被過去困住,
還是困擾著未來的那個自己,
此時此刻都沒有了意義,
每一件正在做的事情,
都變得能夠專注而且單純的去做。
 
總覺得這些活在當下的時刻,
就是山要教我最珍貴的事情,
好像當下就已經是永遠,
面對生命,
再也不需要恐懼和害怕了,
身心靈都感到澄澈透明。
 
 
D5  休
D6  4:45 中央尖溪木屋 > 8:25 鞍部 > 9:10 中央尖山 > 11:30 過死亡稜 > 12:30 中央尖山南峰 > 15:10 甘薯東南鞍營地
經過在中央尖溪木屋,
一整天的休息、整理、瑜珈和溪水潺潺的洗禮,
入山第六天早上4:45,
我們再次重裝踏上令人聞風喪膽的陡上。

衣服都洗乾淨,而且加了太陽的味道,全身乾燥又舒適

 
 
今天要一天走兩天的行程,
走過中央尖山死亡稜線之後,
還有站上難纏的中央尖西峰
再沿著岩稜下到有水可取的甘薯東南鞍紮營。
 
會是辛苦的一天!
 
先是重裝溯中央尖溪,
挑戰幾乎垂直的大石瀑,
經過陡上1300公尺的考驗,
我們三個半小時後就抵達了鞍部,
氣候晴朗,太陽就照在山頂上,
走起來非常舒服。
 
上了鞍部以後,才不足九點,
我們發現山頂的濃霧不斷襲來,
前幾天的標準午後雷陣雨天氣已然更迭。
 
等待了半個小時狀況也沒有好轉,
於是我們被迫在濃霧之中,
橫渡路跡不明確死亡稜線。
 
死亡稜線
是位在中央山脈北一段及北二段間,
中央尖山至甘薯峰之間的稜線。
 
好不容易經過了陡上1300公尺的考驗,
然後才能開始這場重頭戲 -----
 

又是大太陽又是霧雲,於是出現了觀音圈,是幸運的象徵!

 
橫渡那條破碎又鬆動的陡長碎稜,
好像所有山的能量傳導到這裡以後,
就全部都碎掉了,灰飛煙滅的地方。
 

 

 
原本的繩索已經斷掉了,
直直的往下垂墜,
導致我們以為必須下切。
 
然後又發現
 
啊..是上面才對。
 
只好再上切。
 
除了路跡不明以外,
布條非常的少,
而且都大部分在逆向走才看得到的地方,
所以每一步都要很小心地確定方向,
一稍為覺得不對就回到上一個布條。
 
 
死亡稜線其實很快就過去了,
這個時候腎上腺素激發,
精神體力,感覺都比走過之前還更好了。
 
接著又是上上下下,
在狹窄的樹林中東鑽西鑽,
還有可怕的上坡凌虐,
死亡稜比起來,
中央尖西峰才是今天的大魔王。
 
霧雨不斷飄落在身上,
風呼嘯而過,
不是適宜停留的地方。
 
我們後來又發現,
比死亡稜和中央尖西峰更可怕的,
是前進到甘薯峰的「死亡劍竹海」,
霧雨附著在葉子上,
又沾濕到外套上,
再透進衣服裡面。
 
後來,全身都浸濕,就沒有再紀錄,
我們在狹小的甘薯東南安鞍紮營,
還要下切來回一小時取水,
好險有可靠的隊友一起安全地度過一晚。
 
D7  7:45甘薯南鞍營地 > 9:00甘薯峰 > 12:00耳無溪營地
 
風呼呼的吹著整晚未停,
這個時候,
真的只剩下專心走路一件事情,
再也沒有其他的想法,
要生存,就要走,走到呆滯,還是要繼續走。
 
回想有一次前輩告訴我,
累,只是一種感覺。
冷,也只是一種感覺。
只是感覺而已,
和能不能走路一點關係也沒有,
所以就算累了也不需要停下來,
不需跟著感覺起舞,
這就是心要練習的地方。
 
 
鑽過層層死亡劍竹海,
浸濕了整雙鞋子,
直到這個在甘薯峰下,
「往死亡稜線請勿進入」
的標語出現,
我們才確定我們脫離了那片不輕鬆的岩稜。
 
 
今天下到耳無溪紮營,
天氣回歸舒適宜人,
不冷也不熱,
偶爾還有太陽露面,
和山頂的風吹雨打有天壤之別。
 
D8  7:25 耳無溪營地 > 11:00 730林道柵欄
走進山裡面第八天,此刻的我好像不是我,
是山裡的一粒沙,一陣風,一池水,
與身邊的任何一種能量無異,
無異的承接山谷恆古不變的流逝,沒有你我的分別。
 
看著瞬息萬變的火,
願我能始終如一地接受所有的來和所有的離去,
絕對不要忘記,永遠的勇敢和誠實。
 
溪水洗滌過的心靈,
在山裡面的這一刻澄澈透明,
再也分不清痛苦和快樂,
幸福和悲哀,難過或是喜悅,
這些相對的,在無盡上上下下的攪和之中,
山的魔法穿越了我,又帶我穿越了情緒,
這些全都成了可以愛的。
 
2020.07.24-31
北一段 - 死亡稜

這個行程所使用到的裝備

點擊看裝備解析 / 打包技巧